当前的位置:首页 > 国医国学 >

中医文化传承要破除两个“迷信”

来源:  时间:2013-02-12 21:32:00 浏览量: 次【字体: 大  :中: : 小 
摘要:  王旭东:不必硬把中医往唯物上靠,警惕科学霸权损害中医  日前,南京中医药大学王旭东教授在中国中医科学院首届中医药文化论坛上,作中   
        王旭东:不必硬把中医往唯物上靠,警惕科学霸权损害中医


  日前,南京中医药大学王旭东教授在中国中医科学院首届中医药文化论坛上,作“中医文化价值的基本概念及研究目标”的专题报告时表示,发展中医药,文化传承是核心和关键,而文化传承必须破除两个迷信,一是哲学方面的,一是科学的迷信。

  首先要破除的,是哲学方面的。长期以来,我们把政治的哲学拿到医学的文化哲学研究上面,就是一个迷信。比如我们学中医的第一堂课就说中医是朴素唯物主义,是自发的辩证法。但如果从事中医到了一定程度,回过头来想想看,中医是唯物的吗?中医的许多思想、内涵、概念是唯物的吗?肾藏精,谁把肾藏精拿出来看看;肾藏命门火,谁把命门火拿出来看看怎么烧的。应用之妙,存乎一心,医者意也,它有唯心的一面。

  政治哲学的延伸把中国人的思想熏陶成两极,一分为二,非白即黑,小孩子看电影,除了好人坏人没有第三种人。对哲学的判断也是,唯物主义就是好的,唯心主义就是坏的。唯心主义真的不可饶恕吗?有一说法称中医唯象,唯象是唯物和唯心皆有。不必硬把中医往唯物上靠,要破除这个迷信,把中医的本原拿出来看到底是什么东西。

  其次要破除的,是对科学的迷信。现在中国,“科学”两个字几乎成了“真理”的代名词。科学是真理吗?我认为科学不是真理,科学只是真理的来源,是真理的一条路。实际上中医的文化比科学更高一个层次。科学只是人类认识社会的一个门类。

  “科学霸权”很多时候把中医一棍子打死。此类事情中医界不少,比如羚羊角和山羊角在中医临床上的疗效大不相同。我看病那么多年,临床上用少许羚羊角粉,功效抵上很多山羊角粉。然而,在实验室里“科学”检测,两者的成分基本一样。这里面就有文化层面价值上的认定。

  王旭东表示,现在中医学发展的一个困扰在于文化冲突,文化冲突当前表现为中医的灵魂被西医价值观所挤占,并影响到中医的价值取向、认知方式、思维模式和审美情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