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首页 > 特色技术 >

骨伤手法治疗为先,骨病药物治疗为主

来源:  时间:2013-02-12 16:14:00 浏览量: 次【字体: 大  :中: : 小 
摘要:  同薛己等人相反,在骨伤科历史上还有另一些医家,重视手法,轻视药物;重视整复固定,轻视辨证论治。明•陈自明在《外科精要》的序   
      同薛己等人相反,在骨伤科历史上还有另一些医家,重视手法,轻视药物;重视整复固定,轻视辨证论治。明•陈自明在《外科精要》的序言中说:“凡痈疽之类,比他病更酷,圣人推为杂病之先。自古虽有殇医一科,及鬼遗等论,后人不能深究,于是此方沦没,转乖迷途,今乡井多是下甲人,专攻此科,……况能疗痈疽,持补割,理折伤,攻牙疗痔,多是庸俗不通文理之人,一见文繁,即便厌弃。”据《宋史》记载,下甲人是社会最低层的人物,是指那些流浪江湖的匠人或无职业者。这些人,文化不高,无社会地位,通过师授家传,将骨科医术一代一代地继承下来,再依靠自己临床时间丰富和发展着中医骨伤科医术,他们对我国骨伤科的发展作出了贡献,不容忽视。但是,由于他们的社会地位和文化程度,使他们在学术观点上也存在一些偏见。他们有的认为骨伤科全靠手法治疗,用一点药不过是赚钱的遮羞布而已;有的专凭一、二验方统治百病,不会察色诊脉也不懂辨证论治,造成以方试病,试对了疗效卓著,试不对毫无效果,甚至贻误病情且给病家造成不良后果;有的根本不知骨病是什么,以至只能治一般损伤。

       何氏骨科历来既重视手法,又重视药物;既重视整复固定,又重视辨证论治。先父说:“业伤科需先以内科垫底,习武术以陪固医者身功,临症如大将带兵陈韬略,治病须神凝气沉巧用劲”。这几句话的意思是说学习骨伤科应当先学习《内经》、《金匾玉函经》、《神农本草经》、《针灸甲乙经》等医典,学习金元四大家以及明清医家的经验,掌握阴阳五行、气血精津、脏腑经络等基本理论,会用四诊八纲辨证论治,(当然,这里所讲的学习,掌握和运用均指最基本的,比较肤浅,即原话中所谓“垫底”。)在通过习武术(体育锻炼),使医者的内功、体力、指劲达到一定的水平,以适应临床长时间推拿所需的体质。临症要纵观全局,看清此病需外治、需内治,还是内外同治。再针对病情用手法、药物、固定等方法治疗。治疗时要求医者思想专注,调节呼吸,灵活运用十指,按照生物力学和杠杆学原理用巧力进行整复、推拿和按摩。这可以看出,何氏骨科治疗,是将理法方药融合为一个有机整体进行的。

       将理法方药融合为一个有机整体治病,但并不是千篇一律。在骨折、脱位、软组织损伤这一类疾患中,我们强调手法治疗为先,再加上药物外敷、夹板、压垫、粘膏、绷带作固定。有的再配合服用中药汤剂、丸剂,或酒剂,就构成了一个完整的治疗程序;对于骨伤,时间已证明这个方案比较全面,治疗效果好。

       骨伤手法治疗为先是一个总体原则,在具体到每一种伤患时,也得因伤而论。例如,有的骨折无法位移而软组织损伤严重,就可能在第一、二次治疗不用手法推拿,在初期治疗阶段用轻手法,这些不影响骨伤手法为先这一总原则。

       尽管骨伤以手法治疗为先,何氏骨科仍将药物外敷放在重要位置。何氏历代总结了许多治疗有效方剂,疗效十分突出,这是和其他一些重视手法治疗的骨伤科医生不同之处。

       在骨病治疗上,我们强调药物治疗为主。这是因为许多骨病不是手法所能治疗的。如有窦道的骨髓炎、骨结核等只能用药捻提脓引流,用药物外敷消炎解毒,用中药内服清热凉血。对有些属于阴症的骨髓炎和骨结核,以外敷药物温阳消核,散寒除痰,用中药内服活血温阳、散寒通滞、补血益气。这些,都不是手法能奏效的,只能靠四诊合参,八纲辨证,用药外敷内服来治疗。

       就是一些比较特殊的骨病,如统称为老年性退行性改变的骨关节病、骨质增生、颈椎病等,或因劳损加风寒湿造成的疾病如五十肩等,仍须以药物治疗为主。这些病常常由于肾气需衰、肝不荣筋、长期劳损、血虚筋枯、风寒湿邪乘虚侵袭等原因造成,这些也都不是单纯手法治疗能获显效的,必须药物外敷内服方获殊功,这是骨伤科医生有别于推拿科医生的最大不同点,何氏骨科历总结出许多治骨病的方剂,这些方剂治疗相应的骨病都获得十分明显的效果。 

        需要说明的是骨病以药物治疗为主并不排斥手法治疗。事实上何氏骨科在治疗骨病时,常用推拿手法调整阴阳,平衡脏腑,理气活血,舒通经络,作为药物治疗的前锋。以手法推拿为前锋,用外敷为主帅,再根据病情配合运用药物熏洗、中药内服、练功导引等,这就又构成了一个完整的治疗程序。临床实践证明,对于骨病,这是一个比较全面的治疗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