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首页 > 特色技术 >

骨折、脱位的“瞬间复位法

来源:  时间:2013-02-12 16:51:00 浏览量: 次【字体: 大  :中: : 小 
摘要:  手法乃正骨之首务,其复杂程度远非一些简单手法能完全概括。有的人在简单的手法的基础上归纳了推挤提按、成角折顶、回旋拔搓、摇摆叩击、   
       手法乃正骨之首务,其复杂程度远非一些简单手法能完全概括。有的人在简单的手法的基础上归纳了推挤提按、成角折顶、回旋拔搓、摇摆叩击、旋转捺正、交错捏合、抖颤靠挤等复式手法。这些手法较简单手法更切近实际,能使学习者明白一些整复中的复式动作,对学习手法是有益的。但就临床实际应用而言,仍然属于基本的、局部性质的手法。美国科学家约翰•查理教授说得好:“骨折的手法治疗不但不是一种粗糙的不可靠的技术,而且可以归结为一门科学”。我们在“治骨先治肉”理论的基础上,归纳总结出了治疗骨折、脱位的“瞬间复位法”,这种方法大都只须一人徒手复位,对肌肉丰满、重叠移位较多的骨折、脱位才需助手或患者家属协助。是闭合复位较理想的整复方法。
       众所周知,准确的复位和正确有效的外固定,是保证骨折、脱位患者康复的根本。要做到复位准确,固定正确有效,医者必须了解人体解剖和造成骨折、脱位的直接、间接暴力及移位方向。在复位时尤应注意人体的解剖关系,所施手法必须在不造成新的人为损伤的前提下,克服阻碍复位的抗力、充分利用人体自身恢复平衡的内在动力。能够造成外伤骨折的脱位的必然因素是外力,它可分为直接外力和间接外力两种。如枪弹伤、车压伤、打击伤等直接作用于人体某部位而使该部位骨折、脱位者称直接外力;外力作用于人体某一部位,因传达和牵拉的作用而使另一部位骨折、脱位者称间接外力。当人跌倒时,伸手触地,由跌倒时冲力引起的反抗力从地面沿肢体向上传达,在手腕、前臂及肘部所造成的桡骨远端、尺桡骨及肱骨髁上等部位的骨折就是一种由传达暴力引起的外伤性骨折。急剧而不协调的肌肉收缩或韧带突然被强行拉紧,如人在正常的活动中意外地遇到障碍或摔倒,出于人们本能的应急反应引起的髌骨、尺骨鹰嘴、胫骨结节、肱骨大结节、第五跖骨基底及绝大多数肌肉、韧带附着点的撕脱骨折等都属于牵拉性外伤性骨折。
      关节脱位多由传达暴力或杠杆作用引起。如患者跌倒时、肘关节伸直,前臂旋后,掌心触地,传达暴力使肘关节过度后伸,以致鹰嘴突尖端急骤地冲击肱骨下端的鹰嘴窝,产生一种有力的杠杆作用,使止于喙突上的肱前肌及肘关节囊前壁被撕断,形成肘关节后脱位。直接暴力作用于关节部也可造成关节脱位。如外力从前往后打击肱骨头,肱骨头过度内旋后移时可冲击关节囊后壁、盂唇软骨或盂缘而滑入肩胛岗下形成肩关节脱位。
      外力所致骨折可形成无移位的不全或完成骨折和断端间有前后、左右、旋转、成角、重叠、分离等移位的骨折。无移位的不全或完全骨折无需整复,处理简单,只需作一般的外用药治疗及一般外固定即可愈合。
      有移位骨折的移位和关节脱位的方向与程度,除与外力的大小、方向及作用于人体的部位有关外,更主要是因外力破坏了人体某部的结构,致使人体内部结构平衡失调。人体内除少数小块状骨外,没有不附着肌肉的管状骨。这些附着在管状骨上的肌肉,依功能分为许多肌群,各有不同的起止,受神经支配而产生协调与拮抗的作用,而与被附着的管状骨处于协调平衡状态。当外力造成移位骨折后,破坏了附着于骨骼各肌肉的平衡,在骨折段上仅有部分肌肉的起止,而且大都是单方面作用的肌群,缺乏相应的拮抗肌。折骨被牵拉而移位。这是骨折后折端移位和整复后再移位的原因之一。
在整复有移位的骨折和脱位时,通常的方法是借助多种手法把移位的断骨、脱位的骨头“拉”回原位,给人的印象仿佛是受50公斤外力使骨折向左移位1公分,则只要给折端一个向右的50公斤整复力就可以使骨折得以整复。临床实践告诉我们,在某些情况下,30公斤的力就可以整复,而在另一些情况下70公斤的力也整复不了。这是机械地看待了骨折整复力的结果。有的病员,经医生、助手几人数次复位都未能成功,甚至造成人为肌肉撕裂,血管、神经损伤;有的在X线下勉强复位后,因未能用外固定的力使遭到破坏的肌体内力平衡得到恢复,复诊时又移位,给病员造成极大痛苦,延长了骨折愈合时间,一些关节与近关节骨折容易后遗肢体功能障碍等,这就是这种整复观念带来的恶果。
     我们认为,在整复有移位的骨折和关节脱位时,医者的作用是对骨折断端和脱位关节给以一外力,使之恢复人体的内在平衡。而所施这一外力并非是机械地施以与原造成骨折移位和关节脱位的方向相反、作用于同一部分、大小相等的外力。人是一个有生命的机体,通过神经中枢,对平衡变异有自身恢复的能力。医者所施手法的目的在于如何调动人体自身恢复平衡的动力,为充分发挥患者主观能动性创造条件。基于此,我们在骨折和脱位的整复时,除了要了解受伤的外力和骨折断端移位的方向外,还必须仔细分析阻碍复位的抗力和再移位的倾向力。用子骨找母骨,也就是用骨折的远断端的方法,用力学的杠杆原理并结合骨折位的解剖关系,利用关节的功能活动化解肌肉阻碍复位的抗力;调动人体自身恢复平衡的动力以恢复机体的内平衡。对一般有移位的四肢骨折无需采用麻醉和持续牵引,以瞬间复位达到准确的整复,既减轻了病员的痛苦,又促进了骨折的愈合,也有利于关节功能的提前恢复。这就是我们所言“瞬间复位法”。这种整复方法有以下几个方面的特点。
     第一,所有整复均采用复合式的动作,除了个别需要助手的配合用力外,医者的双手,乃至肩、身腰、腿足都有协同配合的连贯动作,一气呵成。
     第二,动作精炼快捷,瞬间取效。如胡廷光所说:“法使骤然人不觉,患如知也骨已拢”。
     第三,化解对抗的肌力。任何骨折、脱位时,远端的移位都受一定的肌力影响。当医者要进行整得时,这些肌力就变成了对抗整复的肌力。瞬间复位法根据移位的肌力的实际情况,不在对抗整复的肌力的轴向用力,而是与之成角度用力。根据力的分解的平行四边形法则,对抗的肌力得以化解,整复过程变得容易和轻松,减少了整复过程对伤折部组织的破坏。
    第四,利用有利的肌收缩。瞬间复位时,正好使得相应的拮抗肌的收缩变得有利于整复和固定。使整复变得容易,整复后的稳定度加大,愈合期缩短。
    第五,持续的骨或皮牵引,力量过轻达不到复位的效果,力量过重有造成骨折断端分离、不愈合或延迟愈合的危险。纵然牵引后复位较好,也延迟了骨折骨性愈合的时间。原因是持续牵引使部分肌肉较长时间承受张力,处于紧张状态,拆除牵引后,这部分肌肉的回缩力减弱,不利于骨折断端的紧密相嵌,减弱了人体自身恢复平衡的动力。同样道理,麻醉虽然可以减少移位骨折和脱位整复时肌肉的痉挛,使肌肉放松,有利于整复,但由此而造成的肌肉松弛不利于骨折断交锁固定在既得的整复位置上(这在治疗初期尤其重要);不利于折端的相对稳定;不利于断端的持续接触,紧密嵌插;不利于产生压垫效应,影响骨痂生长的爬行替代过程,从而影响骨折治疗的进程。瞬间复位法不用麻醉、不施牵引,显然在很大程度上克服了这些缺点。
    第六,瞬间复位法的特点是对医者的理论、技术水平要求较高,需要较为丰富的临床经验。我们认为这正是每一个骨伤科医生应当努力的目标,瞬间复位法迫使我们更快地提高自己的专业技术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