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社会新闻 >

揭秘北京"假官":多冒充军官或副职 亦假亦真难分辨

来源:  时间:2014-07-02 21:37:27 浏览量: 次【字体: 大  :中: : 小 
摘要: 河南省许昌市火车站工作人员收缴的大量假冒军人证件。图片来源:正义网6月23日,59岁的董宪伟被北京市密云县检察院以涉嫌诈骗罪批准逮捕。从1998年至今的十多年间,董宪伟冒充部队“大校”,以帮助上军校、转业安置、当公务员等为由诈骗数十人共计400余万元,诈骗金额巨大,而且行骗   

河南省许昌市火车站工作人员收缴的大量假冒军人证件。图片来源:正义网

6月23日,59岁的董宪伟被北京市密云县检察院以涉嫌诈骗罪批准逮捕。从1998年至今的十多年间,董宪伟冒充部队“大校”,以帮助上军校、转业安置、当公务员等为由诈骗数十人共计400余万元,诈骗金额巨大,而且行骗十多年无人怀疑。

据北京市朝阳区检察院检察官刘丹统计,从2013年至2014年,仅自己办理的假官诈骗案件就有十几起,犯罪手段多种多样,被害人多达上百人,涉案金额从几万到几百万元不等。从近几年办案情况来看,此类案件数量一直居高不下。

纵观各类假官诈骗案件,从地方小官到首都高官,从中国军官到联合国官员,骗子们“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他们带着自创的“官员头衔”深入各行各业,将其“权力”发挥到极致。这些骗术看上去五花八门,令人眼花缭乱,其实都有迹可循,行骗也有规律可循。

身份选择:多是“军官”或“副职”

俗话说,“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选择一个合适的行业和“官位”对诈骗成功也至关重要。刘丹告诉记者,在该院办理的诈骗案中,冒充军官诈骗占假冒官员行骗案件比例较高。

为何军官这一职业会成为骗子心目中的“香饽饽”呢?

“骗子们很大程度上利用了被害人对军人的崇敬和信任。”刘丹分析。在今年5月朝阳区检察院办理的一起诈骗案中,嫌疑人韩笑冒充“雪豹突击队中校军官”、“国际特警”,从2012年3月至2013年7月间,以交男女朋友为名,先后骗取6名女性10万余元。其中骗钱的借口均为“看望司令员”、“封闭式训练”、“买机票去德国学习”等围绕“军官”工作和生活产生的。

在办案人员询问被害人时,她们多数表示自己从小就对军人有特殊的好感,一接触到所谓的“军官”便毫不犹豫地选择与其在一起。即便后来有人告诉她们韩笑是骗子,这些女性也不愿意相信,认为是在和自己“抢男友”,甚至在和韩笑失去联系时,她们还在自我安慰,“他是去执行特殊任务了”。

除了冒充军官,国家机关有关部门的副职领导或其亲属也是骗子的“首选”。目前,国内的机关、企事业单位,领导层级多是一正多副。正职官员多在网络等公开渠道有个人信息发布,而副职信息公开则相对较少,这让骗子们有了可乘之机。

当然,骗子中不乏“艺高人胆大”的“人才”,他们通常能自创机构、自封职务,其中“中央”、“中国”、“国家”甚至“联合国”开头的组织机构名称,最得骗子们的欢心。2007年至2014年间,农民陈光华自创联合国下属“中国环球计划指挥部”这样一个机构,并任命自己为“总指挥”,以该机构筹备需要招聘工作人员为名,在北京、上海、成都等全国各地招收代理人,7年内骗了800多人。

准备工作:假章假证为必需品

“头衔”选好后,假官们便开始为此做“准备工作”了。“准备工作”是从准备行头开始的,从地摊假货到高档行头无所不有。在韩笑一案中,他先从地摊上买了一条武警的长裤和一件印有特警标识的T恤,再穿上衣服拍摄或者PS一些训练照片放到朋友圈里。尽管有时他不会主动表示自己的身份,但一些朋友通过看照片便能猜测几分。而此时,这些照片就实现“此时无声胜有声”的效果。

行头之后是各种印章、证书。特别是那些自创机构、自封职务之类的诈骗,因为需要用购买或自制的假章和假证来表明自己的身份,“准备工作”就更复杂一些。陈光华自创联合国下属“中国环球计划指挥部”时,他先让地摊小贩刻了5个假章:一个“联合国”英文钢印,三个“联合国军事委员会”、“中国环球计划指挥部”、“中国环球计划指挥部财政专用”印章,一个写有“陈光华”名字的手戳。而后,他在朋友圈里发布了自己能够提供该机构工作机会的消息。在向应聘者收取了500元到2000元不等的“入会费”后,他还会向其中交费较多的人发放“中国环球计划指挥部”的工作证,当然,这些证件也是他伪造的。

据办理该案的北京市丰台区检察院检察官王爱民介绍,尽管陈光华制造的这些假证漏洞百出,但由于授权书、工作证件、公章等材料一应俱全,也骗倒了很多人。同时,多起冒充官员诈骗的案件都是利用伪造的“红头文件”、印章等方式来证明官员身份。

除了外部的行头和文件,骗子们还十分注重对自身“内涵”的培养。王爱民介绍,很多冒充官员的骗子都有着一副好嘴皮子,不仅会察言观色,还常常能说会道、口若悬河。尽管大多数骗子文化程度不高,但通过后天做“功课”,他们对自己据以行骗的领域十分熟悉。比如2011年3月至2012年4月间冒充“国家发改委副司长”的邹斌勇,曾在北京、长沙等地游走,大肆敛财。曾经有长沙的企业家怀疑他的身份,但早已做好功课的邹斌勇一开口就使得该企业家的疑虑顿消,后来该企业家还感慨,“他不仅熟知国家发改委系统内的人事关系,而且对国家现行和即将推行的政策,特别是与房地产、农业等相关的部分,把握得很到位。”